低谷中的蘑菇街:押宝直播业务,止不住颓势_蘑菇街

时间:2020-12-19 09:27:00 作者:IT财经网

蘑菇街直播业务稍有起色,但发展前景一眼就能望到头。

近日,蘑菇街公布“双十二”战报数据显示,今年“双十二”蘑菇街平台直播GMV同比增长167.87%。而这得益于蘑菇街主播的的亮眼战绩,“双十二”期间,蘑菇街2位头部主播小甜心、叶子单场成交金额破亿;12位中腰部主播成交金额破千万,其中11位主播是首次破千万。

头部主播人数攀升、中腰部主播成交额破千万、直播GMV同比增速超百,可以说这是蘑菇街转型直播电商平台,极力推出“美力计划-鲤跃行动”培养超级主播后,取得的最佳阶段性胜利。

从618、双11、双12等重大电商节点的直播战报来看,蘑菇街孤注一掷押宝直播电商的迹象十分明显,而频繁只秀直播战绩,也透露出直播电商是蘑菇街唯一救命稻草的信息。

直播成唯一救命稻草

直播带货之火燎原已久,追光者源源不断,蘑菇街便是其一。

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,2019年,我国直播电商行业的市场规模已达4437.5亿元;2020年上半年,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.2亿元,已超2019年的全年规模,预计2020年全年,直播电商的市场规模将达9712亿元。

与此同时,直播网购用户规模不断上涨。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发布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3月,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2.65亿,占网购用户的37.2%。

也正是在直播电商如火如荼发展的2019年,常年追风口的蘑菇街锁定了转型直播电商的发展战略。而在蘑菇街的全身心投入下,直播业务也取得了一些进展。

财报显示,蘑菇街第二季度总GMV达31.12亿元,直播业务GMV同比增长42.2%至23.16亿元,直播的购买用户同比增长20.7%。这也是蘑菇街直播GMV连续第19个季度保持快速增长。

需要注意的是,2021财年第二季度蘑菇街直播GMV在总GMV中的占比已达74.42%。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十二个月内,蘑菇街达成GMV149.51亿。这也意味着直播业务成为蘑菇街主要营收来源,而虽说蘑菇街2016年就开始注意直播电商,但全面正视这一业务还未满一年,其抗风险能力不言而喻。

对此,蘑菇街CEO陈琪乐观表示,“直播业务已经实质性成为蘑菇街业绩增长的核心驱动力。蘑菇街作为直播电商的发明者,在四年多的直播业务建设中,在人、货、场各维度建立了自己较深的护城河,在直播行业的快速发展中正在取得更多的发展机会。”

不过,即便直播电商业务有了小进展,仍掩盖不住蘑菇街多次转型导致的用户流失、成本高企、营收下滑、市值下降、高管远走的颓势。

直播照样挡不住颓势

不看好蘑菇街发展已成为资本共识,这一点从蘑菇街市值变化便可知。蘑菇街上市至今,整体股价只跌不涨,市值掉去9成仅剩2.49亿美元。并且多次游走于“一元仙股”范围内,离退市仅咫尺之遥。

而市值变化往往体现资本态度,蘑菇街市值一路下滑,根本原因在于蘑菇街商业价值、成长价值被质疑。

在营收方面,蘑菇街营收不断下降。蘑菇街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(2020年7月1日-2020年9月30日)财务报告显示,本季度内蘑菇街总营收为人民币1.125亿元,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.979亿相比下滑43.1%,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132万元。

而前几年,蘑菇街也一直处于亏损中。财报数据显示,蘑菇街2017年净亏损达到了9.391亿元;2018年亏损收窄至5.581亿元;2019年经调整后净亏损为4.86亿元。

蘑菇街收支平衡点迟迟不来盈利无望,资本对其发展信心、耐心磨尽。更重要的是,活跃用户数是衡量电商平台发展潜力的重要标准,但蘑菇街用户流失严重成长路径不明,加速了资本的逃离。

蘑菇街财报显示,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过去12个月中,蘑菇街的活跃买家数量为2880万人,较上年同期下滑12.3%。一年后,据易观千帆数据统计,截至2020年10月,蘑菇街活跃人数不到1000万,环比下降1.8%。

由于多次转型追风口,捡芝麻丢西瓜,蘑菇街面临用户流失且流量获取难的瓶颈。

一方面,在高手林立的电商市场,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综合电商,唯品会、小红书等“她方向”电商云集,营销支出比不过、商品品类比不了、名气比不上,而且定位不够垂直明确,蘑菇街已没有收割流量的优势。

另一方面,蘑菇街发展前期靠内容吸引用户给淘宝导流获益;发展中期因“她经济”助推下与美丽说结合,引来资本关注盘上巅峰;而现在,蘑菇街自身内容不行、渠道不多,老用户投身新平台,新用户不识蘑菇街,流量自然上不去。

再有,裁员、高管离职、股价大跌等关于蘑菇街的负面新闻比正面新闻多得多,导致其早期树立的形象和影响力毁之一旦。

总而言之,春去秋来,消费者需求、电商市场竞争变化太快,蘑菇街明显赶不上大众的步伐。

业务驱动力不足

此刻,正是“她经济”蓬勃发展之时,曾经的女性时尚电商蘑菇街却有心无力错过了这好时机。

根据QuestMobile《2020女性新消费趋势报告》显示,随着用户规模的逐年增长,2020年2月移动互联网女性用户规模达到5.4亿,且女性具有很强的消费能力。不难看出,"她经济"已经成为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小红书正是在抓住女性喜爱时尚穿搭的特点,构建女性购物分享内容社区取代了蘑菇街在女性消费者心中的地位,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。据易观千帆数据统计,截至2020年10月,小红书活跃人数为1.59亿,环比上涨2.5%。

反观蘑菇街,弃时尚电商的名号转身投入直播电商领域,却没能打破流量获取困境,亏损依旧。所以说,蘑菇街现阶段业务驱动力不足,很难长期持续推动蘑菇街前行,寻找新经济增长点成为必然。

原因在于,直播电商风口远去,蘑菇街“空手套白狼”的机会随之消逝,而且相比阿里、京东甚至小红书等技术、资源充足,直播模式相对成熟,也打造了自家超级主播阵营的平台,直播业务并不是蘑菇街最好突破口的选项。

况且,伴随直播电商而来的还有假货、刷单、虚假促销、无售后等卷土重来的行业乱象,蘑菇街也深受其害,导致更关注商品质量、服务态度的消费者们出走综合性电商平台,蘑菇街离东山再起的目标更远了。

由此看来,低谷中的蘑菇街并不是没有尝试自救,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对适合自己的路子……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