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天暴击两个网红比315还狠,最大胆的男人一夜翻红_电商

时间:2020-12-21 09:17:00 作者:IT财经网

曾一夜躺赚70亿的直播带货圈,正经历一场大地震!

先是有7000万粉丝的网红辛巴,被扒出卖的燕窝根本不含蛋白质,只是成本不到一块钱糖水。

辛巴前脚还在网上警告,要让那些“诽谤”他卖假燕窝的人倾家荡产。

后脚就被立案调查,全网道歉,还要赔付6000万。

除了燕窝,辛巴卖过的美妆、宾利牌月饼等全都查了一个遍,辛巴严选变成了辛巴瞎选。

随后,罗永浩带货的“皮尔卡丹”品牌羊毛衫,被鉴定为假货,罗永浩也是一边维权一边自掏腰包赔付消费者480万。

除了头部网红,还有网红二驴因为号称卖“抗辐射酒”,被打假后,直接在直播间叫爸爸求饶。

短短几天,电商主播的不断暴雷,彻底撕开了带货领域的遮羞布,而这离不开一个男人——王海。

1个月暴击两个头部网红的王海,到底是何方神圣?

中国第一职业打假人,让网红直播叫爸爸

在打假的江湖里,恐怕所有人都得尊称王海一句大哥。

20年前,王海就被叫做“中国打假第一人” 。

1994年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颁布,规定买到假货可以“退一赔一”。

1995年,为了验证这条法律,22岁法律专业的王海站在北京某商场门口,开始了社会实践。

在商场逛了几圈,他发现商场里的索尼耳机是假的,单价85元一副的耳机,耳机合模缝处有明显的小毛刺。

他认为,日本索尼这种大公司不可能注塑做工如此粗糙,更侮辱智商的是,耳机包装上居然印着日本另一家公司的名称。

在那个年代,他想投诉却连消协在哪都不知道。

随后在被工厂、消协、商家、工商之间,碰了不少钉子,在快被当做足球踢烂的王海终于获得双倍赔偿170元。

但他随后算了笔账,包括住宿费、餐费、交通等等,在京两天花销已超200元,合着还是倒贴。

于是,他转身去柜台又买了十副假耳机,随后向工商局投诉。

但因为后10副属于“知假买假”,只退不赔。虽然后10副赔本了,但并不影响王海看到商机。

之后,50天的时间里王海横扫北京各个商场,在人均工资几百块的1995年,他一共索赔了8000元。

通过王海,人们第一次知道,买到假货可以索赔,在那个假货泛滥的年代里,王海被人无比推崇。

1996年,王海不再单干,开始组团刷副本。

先是成立公司,然后组建律师团队,还专门培养了外出调查的卧底人员,开始了职业打假生涯。

之前耐克有一款球鞋,在中国卖得比国外贵500块,还少一层气垫。

王海发现后,找完厂家找消协,最后找到法院才让耐克服软,罚了487万。

因为王海的维权,中国人省下了一笔上厕所的费用。

他曾起诉天津的日资百货伊势丹,因为他们向每个上厕所的消费者收两毛钱,从此之后,全国的商场纷纷取消了这项收费。

当时的媒体用“脚踏实地的爱国者”来称呼王海,他还上电视,开维权热线,写书出版,登上杂志的封面,成为职业打假人的代表。

后来的25年里,格力、六个核桃、杰士邦、金山毒霸等很多大企业都被王海打假过。

有几十年打假经验的王海,也难怪二驴被盯上后吓得直播喊爸爸。

230万起步,死磕巨头“软肋”的赚钱高手

因为王海的成功,打假逐渐成为了一种野生发财密码。

王海曾自曝,通过打假18年资产过千万,而这也恰恰是王海争议的所在。

很多人说,你是打假斗士,凭什么收钱?

但打假对王海来说,从来都是一门生意。

他曾在采访时说,打假是需要钱的,没钱怎么打假。

因此,王海早早就定下了一个目标:“盯着大企业。”

他的公司主营三种业务:帮消费者维权打假;知假买假;受雇于企业,替企业打假。

第一种业务,基本是不赚钱的。

他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打假网站,还在名字后面加上了颇具侦探味道的“007”。

他还设立了王海热线,平均每年能接到1200个咨询和提供线索的电话。

这是他作为打假斗士,尚且站在百姓角度的一面。

第二种业务,是很多打假人士的常规操作。

在获得假货线索后,买来假货索赔。

王海曾自曝有一张银行卡专门用来买假货,一年购买假货能消费1444笔,花200多万买假货,最后能赚400多万。

2016年其还组建团队,瞄准双十一,提出索赔1000万的目标。

第三种业务,才是他生意的重头戏。

在王海的打假生意中最多的还是受雇于商业客户。

职业打假20年里,他帮助30万企业打假,有传言他起步价30万,最多一次赚过百万。

生意越做越大,他的打假团队也变得有规模,越来越专业。

例如王海帮助脑白金公司,下架掉了上海各大商场里的冒牌货。

曾经有家药企,发现市场上有假冒产品,就请王海帮忙打掉这个制假窝点,王海能从中赚200万元。

王海还取缔过北京最大的烟草制假窝点、北京最大的假酒窝点。

最近这些年,王海则将重心在了电商平台,尤其是电商头部。

像是面膜企业,王海团队会先排除年销售额低于3000万的,接着筛除一年打广告低于10次的企业,剩下的则标注为具有赔偿能力。

王海在微博中表示,规模太小的企业暂时不打。

从这里看,也难怪王海能如此精准地打击头部电商主播。

假货是很多知名大企业的软肋,王海抓住这个软肋,找到了自己的暴富密码。

被骂着年赚百万的打假人是英雄还是刁民?

现在关于王海的评价主要分为两派:

一派是骂王海是赚黑心钱的刁民,一派觉得王海是可以整肃市场的英雄。

支持王海的说,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大家为了赚钱,但还是支持他。

有人认为,只要他打的是真的假,相比那些卖假货挣黑心钱的,他就是正义的。

反对一方的说,消费者保护费是为了保护大家,不是为了给部分人挣钱的。

他们认为“王海们”不过是想从大企业和大主播身上挣点钱,和诈骗没有区别。

无论是哪一方,大家都把打假看成一件想做就做的事,但其实,真正的打假,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,这个钱也没那么好挣。

首先他们要有专业的团队。

王海曾说过:“打假已经不能再靠个人的努力了,个人无法对抗企业,这是一种不对等的对抗。”

因此,王海早在2015年,他旗下就拥有4家打假公司,背后拥有大量律师团队。

王海名下8家公司,目前3家已注销

没有专业团队,是你打假还是商家打你,就说不准了。

其次,打假也是需要技术的。

就像这次辛巴的燕窝事件,只是直播吐槽辛巴的燕窝饮料像糖水的那个女生,就遭到了众多辛巴信徒的网曝。

辛巴在直播时暴露了女生的手机号,从此她每天电话、私信不断,都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威胁辱骂,甚至有人搜到她的家庭住址,进行死亡威胁。

还有人劝她:找辛巴直播间门口跪下求饶也许还能原谅。

只是吐槽,却冒着生命危险最后还没有人相信她的话。

直到王海甩出几个鉴定证书,才将燕窝是糖水这件事实锤。

为了打假,王海的团队,甚至有专门的卧底队伍,在必要时需要卧底到厂家掌握证据。

例如王海之前在调查一起牛奶改期事件时,专门让人去厂里调查,把为什么要改日期,怎么改日期等各种证据掌握清楚才能维权。

最重要的一点,打假是一个高危职业。

2003年,受雇于某打假公司的律师黄立荣,在监控取证时被对方发现,遭到暴打,10根肋骨骨折、肝脏破裂而亡。

2016年,在北京曾经发生过上百名商户围堵职业打假人,职业打假人的车辆被砸。

就连王海也多次在打假时遭到商家围剿,被当面揪着领子威胁:你怕不怕有人弄死你呀!

他的BP机不断收到这样的留言:速去八宝山!速进烈士陵园!

曾经有卖假货的商家,要20万买他的项上人头。

我们知道47岁的王海寸头、圆脸,但很少人真正知道他长什么样,只要有镜头,他永远都戴副墨镜。

录节目时,主持人让他摘掉,他也不摘。“这是风险管控”,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,他身边最多时带过50个保镖。

确实,现在“职业打假人”这个词已经不那么纯粹。

王海之前也曾因为涉嫌敲诈,沉寂了近10年,旗下的公司也曾被爆出违法。

也总有一些人以打假的名义敲诈勒索,甚至还开始出现了各种职业打假套路。

有些职业打假人只要买到商品,联系卖家,连收集证据走流程都不需要,直接和商家私了。

但无论是王海的违法,还是这些踩着法律线的“假打假人”,都不该是我们反对打假人的理由,我们骂打假人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要知道,王海打了二十五年假,假货依然像疯长的韭菜,一茬又一茬的收割消费者的钱包。

刀哥认为,打假赚钱并不是应该争论的主要矛盾,那些制假售假的才是现在市场的极端痛点。

之所以还有这么多假货,就是因为消费维权的成本太高,制假售价的成本太低,而打假的人还在被质疑是英雄还是刁民。

哪怕打假人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正义,但对于消费者来说,打假人多打一次假,就能少被坑一次。

毕竟,没有虚和假,哪有“王海们”的活路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